[回到版面][▼底部]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驗證碼
  • 可附加檔案類型:GIF, JPG, PNG, BMP, SWF;大小限制:3072 KB。
  • 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發文間隔時間為 180 秒;貼圖間隔時間為 30 秒。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144703 KB / 512000 KB

  • 1、本版主要以討論台灣政治為主,可以張貼各種政治新聞或政治評論之外,各種公眾議題也歡迎提出。
  • 2、探討政治學或行政學等學術性文章也歡迎張貼。
  • 3、請盡量將主題集中討論,當同一類事件的開串過多時管理員得視情況決定是否處分。
  • 4、以政治相關圖片等為主的文章請盡量集中在同一串,一人多發數篇會被判定為洗版
  • 5、故意連發好幾篇廢文,明顯來破壞版面秩序者,處分。沒理由的把已沉掉的文章推起來亦同。
  • 6、禁止色情、血腥、暴力或其他違反法律之事。
  • 7、禁止人身攻擊,違者處分。沒有客觀證據即冠以他人政治立場者,同視為人身攻擊。但批評管理員的管理行為不在此限。
  • 8、模糊地帶不好判斷是否為人身攻擊的言詞,管理員不主動規制。覺得被侵犯者請在「回文」裡提出或善用舉報功能(請詳細說明ID)
  • 9、若在回文、推文裡聲明自己非他人所猜測之政治立場,他人即不得在之後繼續質疑聲明者之立場。但質疑者若能舉出客觀證據證明則不在此限。
  • 10、當一串打爛仗的情況過多時,該串可能會被下沉處分請注意。
  • 11、本版以繁體中文為主,禁止使用火星文、注音文、粵語或其他方言等。
  • 12、本版不鼓勵任何歧視民族、族群或其他群體之話語;過於強烈的歧視可能會被處分請注意
  • 13、本版只給台灣島民討論台灣政治,中國人士如欲討論請善用兩岸交流版。
  • 14、本版禁止討論中國政治,並且討論也不可過分離題到中國政治上。
  • 15、如有任何疑問,可洽版務信箱:politicskomica@gmail.com

0

馬英九不敢提的軍中樂園雛妓 好文張貼 ID:En7EY1Zg IP No.52861回報

作者:管仁健

為什麼台灣一定要實施轉型正義?鄉民們主張的理由或許有千萬個,但鍵盤小五郎管大認為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實在受不了這個哈佛攝影博士馬英九的滿口謊言。

2018年9月26日《自由即時》報導〈馬英九:「慰安婦」和國民黨「軍中樂園」不一樣〉:

「前總統馬英九今演講時提及『慰安婦』相關議題,……對於『慰安婦』與國民黨政府過去『軍中樂園』差異的爭議,馬英九認為兩者完全不一樣,如金門的『831特約茶室』背景是當年台灣公娼制度還未廢止,金門是戰地交通不便,為了解決官兵問題,就在台北招『侍應生』,簽約就有1萬元的安家費﹔『軍中樂園』是自願非強迫,沒有凌虐,也有待遇。」

馬英九把國軍設立軍中樂園,推說是「戰地交通不便,為了解決官兵問題」。問題是剛開始設置831時,本島831比外島更多。1952年9月,國防部是上了大簽給總統,蔣介石御筆親批後,軍方才在全台各地廣設軍中樂園。

1958年時,陸軍在本島各級部隊辦理的特約茶室,光是參加「特約茶室優秀工作人員競賽」的單位,就有基隆、淡水、桃園、楊梅、龍岡、湖口、新竹、苗栗、大湖、大崗、谷關、烏日、大雅、內埔、南投、太平、嘉義、新營、中莊、台南、高雄第一、高雄第二、鳳山、仁武、燕巢、虎頭埤、潮州、屏東、員山、礁溪、花蓮、台東……多達32個。

由於陸軍各單位自辦831,弊端叢生,而且糾紛太多,光是上報因持槍與爆裂物造成的慘案就不勝枚舉,國防部於是下令改由聯勤分期分區接手。資料顯示1959年聯勤接管了10所831,陸軍則仍有40所,這就超過50所了,其他海、空軍與金馬澎等外島的特約茶室還不算在內。

馬英九說「軍中樂園是自願非強迫,沒有凌虐,也有待遇。」還是別說廢話,大家看新聞。

案例一:1965年11月17日《聯合報》第3版報導:

「台北市警局少年警察隊,偵破一件涉嫌逼良為娼案,15歲陳姓少女於本月12日逃家,經家屬報警查尋結果,才知道是被傅傑、林滿妹夫婦誘拐離家,經傅傑施以強暴後,由同夥謝文鑫、鄺農二人將陳女賣到關渡茶室,繼又轉賣到『龍崗特約茶室』,由其經理石金貴及管理員劉煥洋迫她每週接客100次,使陳女無法忍受,昨日經市警局少年隊救出火坑,交由家長領回,一干涉嫌逼良為娼疑犯,均已捕獲偵辦。」

案例二:1965年7月27日《聯合報》第3版報導:

「19歲花蓮籍女子曾×英,因不堪在『特約茶室』出賣靈肉之苦,於哈莉颱風來襲時逃出,向北市警局刑警隊請求保護,警局將於今日把她送到北市婦職館收容習藝。曾女在警局哭訴;她在16歲時因生母死亡,生父即作主將她嫁給一個40多歲的男子為妻,至去年與該男子離婚,乃父騙她到台中遊玩,結果是以兩萬元代價把她押給『台中特約茶室』賣淫,她因不堪長期接客出賣靈肉之苦,趁颱風來襲逃出,到台北由一女友陪同到市警局請求保護。」

案例三:1965年3月24日《聯合報》第3版報導:

「花蓮縣14四歲少女名王×妹,因她的母親受一個由台北去花蓮的男子誘騙,於今年1月23日把她送到景美鎮的『特約茶室』做工,當時她母親得到現款8,000元,介紹人得到4,000元,但到茶室做工一事完全是騙人的,自1月25日起,該茶室老闆即迫她接客賣淫,她因不肯就範,曾多次被打。」

1966年3月30日《聯合報》第三版報導:

「台南市警察第二分局,29日凌晨遠征高雄縣橋頭燕巢兩地,偵破一件規模龐大的販賣人口案,16名大多未成年的妓女,正被帶返警局依法保護。橋頭滿春園妓女戶老闆方深洲及另一男子吳清漢涉嫌被捕,尚有多人在逃,警方正擴大偵查中。警二分局係根據『燕巢特約茶室』18歲妓女古×妹及17歲妓女陳×帶二人,徒步由燕巢到台南市警二分局民生派出所請求保護。當時她們指橋頭滿春園妓女戶與『燕巢特約茶室』老闆涉嫌販賣人口,並予不人道的虐待,而於二十九日凌晨一時許採取上項行動。」

「古×妹、陳×帶兩人自稱被滿春園妓女戶老闆方深洲買去,放在『燕巢特約茶室』賣淫賺錢,且被關在裡面不准外出,每人每日規定要接客30次以上,否則即被鞭笞毒打。有時生病或遇經期,亦強迫接客不准休息,所賺的錢全部被老闆拿去。她倆受不了皮肉之苦與精神虐待,乘監視人睡眠不注意之時,私自打開鐵門,冒著生命危險,由燕巢經過岡山,步行了五個多小時,走到台南市,然後始向警方求援,請求拯救尚在受苦中的姊妹脫離苦海。」

「警二分局長王協五據報後,指派刑事組周局員率領刑警人員,於深夜趕至橋頭,先將方深洲逮捕,並在滿春園妓女戶查獲未成年妓女三名,接著轉往『燕巢特約茶室』,再將吳清漢逮捕,並在密室裡面查獲妓女11名,連同報案之古、陳二人,共計16人,全部帶返分局偵辦。被查獲的16名妓女中,半數以上為山地姑娘,年齡從13歲到19歲,大多是未成年。古等13人異口同聲的說,她們在賣淫期間,如達不到鴇母指定接客次數,即遭受毒打,同時還要遭受下列不人道的虐待與摧殘:

(一)她們經期來時只准休息一天,第二天起即被迫用棉花塞進子宮裡繼續接客。
(二)她們所賺皮肉錢,除少數給予一次一元零用外,大部份是分文不給。
(三)年齡未滿十四歲,發育不全者每星期打荷爾蒙針劑六針。
(四)茶室裡有兩道鐵門,派有專人把守,她們沒有自由活動的權利。
(五)處女接客時,派有保鑣在房門外監視,不准哭叫,不准反抗。」

廢話不說,請看庵前特約茶室(金門最大且設有軍官部的831旗艦店)的「16歲江姓少女賣淫事件」。

根據台北地方法院士林分院的判決書記載,1987年5月,在金門縣金城鎮經營庵前特約茶室的游自樂(48歲,住台北市士林區天玉里),經由軍中老鴇吳惜(33歲)的介紹,得悉吳惜之姊吳金英有意販賣與江正雄所生的江姓少女(16歲),就返台與吳金英接洽,並向陸軍外島服務處申請台灣金馬地區往返許可證,當年7月4日,將江女送往金門「省親」,老鴇吳惜在金門尚義機場接機。

吳惜在機場一接到人,就把年僅16歲的江女帶到庵前特約茶室,起初江女不願接客,游自樂卻威脅她必須「做滿3個月」才能返台,加上吳惜的遊說,江女不得已先後接客3,000餘人次,賺得40餘萬元,游自樂抽取20餘萬元,直到10月9日才讓江女返台。而江女的生父江正雄得悉女兒被送去金門賣春,報請基隆市警察局第3分局移送基隆地檢署起訴,因管轄錯誤,移轉至士林分院審理,涉嫌質押女兒的吳金英已另案處理。

但游自樂在法院辯稱江女前往金門,一切均按軍方規定處理,需軍方同意後才能出境。而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答覆基隆地方法院的覆函指出,依金防部規定「須年滿18歲,始可前往軍中樂園接客。」法官認為,游自樂明知江女未滿18歲,卻意圖營利而容留江女接客,不能以江女的出境是獲金門防衛司令部核准而減免其刑責,所以判他10個月有期徒刑。

初審宣判後,台北市婦女救援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對金門軍中樂園這種蹂躪少女的現象一再發生,而且還出現在戰地金門,特提出嚴重抗議;且認為法院判游自樂10個月徒刑,處罰太輕,籲請檢察官上訴。

當年《聯合報》第6版的社會新聞,也有一段記者陳永富的特稿〈雛妓赴金門,誰開的門?法院調閱申請單,卻被軍方打回票〉,新聞是這樣說的:

「16歲的江姓少女,被強迫在金門軍中樂園賣淫案,士林分院審理期間,為了瞭解到底是軍方那個單位違法核准游自樂帶她去金門,多次行文給位於台北市公館的陸軍外島服務處及金防部要求調閱游自樂的申請單,但都被打回票,到底那個單位應該負責,法院無法查明。由於金防部已指出,按規定年滿18歲才可到軍中樂園接客,江女卻能搭軍機去金門,且接客長達3個月,什麼單位該負責,軍方也應查明嚴辦。」

「16歲江姓少女賣淫事件」,由於97天內接客3,000多次的案情太驚悚,終於導致輿論壓力,軍方才被迫關閉了金門與馬祖的國軍特約茶室(只保留東引的)。馬英九要談日軍慰安婦與國民黨831的異同,拜託也先對831做點功課。

無標題 無名 ID:ODfwr7dk IP No.52862回報

又出來洗地了

無標題 無名 ID:IiS16QLI IP No.52863回報

所以國際認證呢?

無標題 無名 ID:2143igJ6 IP No.52864回報
>>No.52863
馬英九的基友金溥聰是法院認證之男妓!
無標題 無名 ID:3Sq57ukg IP No.52865回報

軍中茶室最好笑的不是有一次不小心用到外省的見報
結果"舉國"嘩然嗎?
說不能用外省的只能用台灣省的

無標題 無名 ID:KkLlt1AQ IP No.52872回報

831的雛妓是犯罪事件,而且是特例。
慰安婦絕大多數都是未成年,而且殘忍性侵,還有不人道的殘殺。
以罪刑來說,831是嫖妓罪,慰安婦是性侵殺人罪,這兩個拿來比??
要幫日本人的畜生行為辯護好歹也找找看國軍有沒有大規模性侵的案件,而實際上就是沒有

無標題 無名 ID:z5xAJXx2 IP No.52879回報
>>No.52872

這說法的邏輯很詭異,然後各物件的範疇錯亂。

首先要先定義一下何謂「雛妓」。
以今天的標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標準是14歲以下;中華民國的標準是16歲以下,14歲以下加重;戰後日本國的標準是18歲;大日本帝國的舊刑法是12歲為性的同意年齡(不過買賣春相關法例還要確認,舊式日文看就頭暈);瑞士16歲以下,16歲以上可賣春。
換言之,雛妓的標準其實隨著國家/文化的差異是會變動的,更甭說19世紀末到20世紀前半的時代客觀環境差異。
無標題 無名 ID:z5xAJXx2 IP No.52882回報

1945年以前,朝鮮、台灣,以及東北關東州作為租借地,在當時就是屬於日本領土,是要適用於當時大日本帝國的法律,
既不是他國的,也不是時代錯亂的法律。

所謂「殘殺」,和所謂831一樣,也是犯罪事件,亦屬特例。
而所謂「性侵」,以軍方特別法與命令徵入慰安所之滿12歲的女性,若以當時的法律來看其實不屬於性侵。實查台灣那幾位阿嬤,還真的沒有一個是在12歲以前就當慰安婦的。
另以現存所謂慰安婦還活著那麼多的情況,以及各台籍慰安婦自己的證詞,例如大、小桃阿嬤自己的說法,同樣有日本帝國軍人對善待她們,足見所謂「大規模」是不合邏輯與事實的言過其實。
「殘殺」實屬於犯罪事件的特例。

如果831是嫖妓罪,
以當時法的適用性來看,事實上慰安婦也只是嫖妓罪而已。
所謂「性侵」只是民族主義者對既成結果重新畫靶的操弄。

說真格的,今天最荒謬的是
阿嬤們要求賠償或道歉,以法的當事人立場,實自有權;而相關單位,例如婦女救援基金會/台籍慰安婦專案小組,作為訴訟辯護人/輔佐人/代理人,其發言也是實自有權。
但一堆干他屁事的政黨、社會運動者,三天兩頭拿這做正反文章,說穿了都只是為了操作民族主義情緒,從中不當獲利而已。

無標題 無名 ID:vZxXro7o IP No.52883回報
>>No.52882
你根本搞懂
慰安婦問題在於日本軍方是誘騙婦女以為是去做軍隊內勤,結果並不是
而831是明擺著要婦女從事性工作,卻爆出雛妓賣身
而且兩邊的數量級,跟國際認證的差異都是明顯的

聯合國定義慰安婦為軍事性奴隸
https://www.ocacnews.net/overseascommunity/article/article_story.jsp?id=189002
無標題 無名 ID:Yw.omvWE IP No.52884回報
>>No.52883

831也是被騙與自願相混的制度,這其實也是處於犯罪事件下的特例,沒有甚麼問題。
慰安婦作為制度性問題,也不是所有人都是被騙。

所以還是要回到法的當事人主義來看,
若阿嬤們被騙,然後尋求辯護/輔助/代理人進行求償訴訟。
其他人基本上閉嘴就是了,對慰安問題摻入那麼多額外價值判斷實在不妥當。

然後戰後諸審判與法問題其實一直存在勝利者正義的爭論,所以若不從方法論,而要只從結果論來看其實邏輯並不穩固而自洽。
慰安本就是軍隊內勤事務,軍人性需求一直為軍事醫療上所探討,所以慰安在總的制度而言和831實為無異。
(美軍慰安所就是這種制度對戰後法的適應)
無標題 無名 ID:Yw.omvWE IP No.52887回報

其實問題是要回到,當時的日本軍方是用甚麼方式/公告/文字內容,進行軍方內部女性雜役的徵求。
軍方的女性雜役包含慰安,這其實並沒有甚麼好意外的。尤其是回到那個年代,全球對於女性與勞工權益,在法之規範上的相對鬆散與忽略。更甭說當時軸心國的主要三國,就是極右派反勞工、反女權的。
問題是在於這種顧傭勞動條件,有沒有清楚地告知勞動者。這種訊息差異,與雙方認知落差,以今天的角度來說,當然被謂之為騙。
也因此,才需要交由法庭訴訟上來審理。

不過一堆無關人等,在法庭之外對於法院該怎麼判決發表意見,就不免陷入了訴諸群眾的謬誤。
這是民族主義最習以為常,喜以為之的。

無標題 無名 ID:Wj9v.0Qo IP No.52888回報
>>No.52884
你只是慰安婦事件單純化罷了
如果僅以嫖妓罪處理的話,不會日本政府出來道歉
因為這是大日本帝國的罪行
而不是單純的軍人侵害女性個案

再說一次,「尋求辯護/輔助/代理人進行求償訴訟」這點
對象是「大日本帝國」
就跟為什麼德國每年都要向以色列道歉,而不是納粹的徒子徒孫?
不然你認為,會有以色列人獨自向集中營後代爭取道歉的事情嗎?

>軍人性需求一直為軍事醫療上所探討
所以我才說,你要單純討論軍人性需求可以
拿出當年二戰日本就是「直接徵召性工作者」的證據
別跟我說什麼「不是所有人被騙」,要講自願與否這件事
就要證明日本不是騙
不然你一直繞開這問題,就只會顯得你立場愈不穩固


整理一下
1.為何不能以單純求償訴訟論?
你有看過228只找「單一」軍人算帳的?
你有看過集中營後代「單一」向猶太人道歉的?

2.慰安婦不能純稱為內勤,因為日本當時就以後勤之名騙婦女當慰安婦
不能因為有人自願當性工作者,就迴避/淡化掉日本欺騙的事實
除非你能找出,日本當時就是光明正大的找性工作者,如同831一樣

你簡化問題的推導過程直奔方法論
其實才是真正的結果論
慰安婦議題本來就不是單純的軍人強姦,他是當時大日本帝國的國家軍事政策
即便現在自衛隊成員個人行為強姦他國婦女,問題都沒那麼複雜,才能適用你的觀念
無標題 無名 ID:Yw.omvWE IP No.52889回報
>>No.52886

本來就是大日本帝國的罪行啊,阿鬼。
知道甚麼叫做代間正義問題嗎?

今天的難處就是一群民族主義者不想從理性來處理而已。
一直繞開這問題,就只會顯得你只想扣帽子,立場虛妄而已。

而且有人說不能求償?
慰安本來就是軍事內勤的一部分,當然沒知識才會被騙,所以才要上法院。

你穿越時空才會導向結果論,這裡沒有人簡化問題,而是有人無視方法直奔結果。
無標題 無名 ID:Yw.omvWE IP No.52891回報
>>No.52888

而且你要先拿出二戰日本「沒有徵招軍事內勤」的證據,
然後證明當時的時空條件,「軍事內勤不包含解決軍人性需求」。
不然你一直跳針,只會顯得你就只是想要唱民族主義單口相聲而已。

那麼談論法律者就沒有必要奉陪了,謝謝。

當時軸心國除了納粹有種族淨化的意識形態,所以不視猶太人女性有存在價值外,
當時右翼對女性的基本價值,就是解決男性性需求工具,繁衍下一代的生產功能。
無標題 無名 ID:Wj9v.0Qo IP No.52892回報

md我打一大堆東西莫名被上一頁

直接給結論吧

如果民族主義對於求償問題毫無幫助,那韓國的例子是什麼?
如果民族主義對於求償問題毫無幫助,那以色列政府如何處理二戰事務?
以色列政府將國家內經歷過屠殺的人民,與沒經歷過屠殺的人民,視為不同的民族嗎?

如果民族主義對於求償問題毫無幫助,那麼,為什麼問題會拖到後來讓有心人士介入?
早應該在民族主義介入「前」,慰安婦問題就解決了,不是嗎?

其實我說到這邊你應該就明白了,你所設定的條件,根本就只是空想
任何議題,一上升到政治議題本來就不再單純

>慰安本來就是軍事內勤的一部分,當然沒知識才會被騙,所以才要上法院。
所以,你認為831明文寫要性工作的人,有知識?
還是你要說,婦女都懂軍事內勤包括性工作? 那831明文寫個屁?

對了,別再用戰勝國那套逃避欺騙問題,難道你要說,上班族加班包括加班到不用回家?
不談明文規定的東西,還好意思談法律咧

>>No.52891
老兄你又開始改話題了
徵召軍事內勤是否包括性需求,並不能逃避他欺騙的問題
現在上班連契約都得寫得清清楚楚,還是又要你那套上班族加班包括加班到不用回家?
再者,當時「軍事內勤包含解決軍人性需求」是你要去處理了
當時軍隊沒寫就是沒寫,你逃不了
至少就這點來看,慰安婦絕對跟831扯不上關係的

>然後證明當時的時空條件,「軍事內勤不包含解決軍人性需求」。
那你先證明「軍事內勤包含解決軍人性需求」吧
甚至你可以去找戰勝國像英美之類的婦女,他們在本土製炮彈炸藥
他們「有意識到」他們所做的「軍事內勤」
與盟軍簽下的「內勤契約」,是包括賣身???
相信你自己也會意識到在美國本土做內勤的「高級知識女性」
不可能會認同「軍事內勤=賣身」的,不論是在當時二戰,或是現代
何況西方是契約精神為主的國家
那麼,你所謂的,妄想把 「軍事內勤」這概念包涵在「賣身」這樣的立場
一下就不攻自破了

無標題 無名 ID:Wj9v.0Qo IP No.52893回報
>>No.52889
你這樣講我忽然想到一件事
既然,你說現在慰安婦問題
是因為有些人沒知識、不懂得性工作是軍事內勤的一部分,對吧?
那麼,請找出有知識,懂得性工作是軍事內勤的一部分,然後還自願去做的人,才對吧?
如果後者的數量級能超過前者的數量級,那你就能說你的立場是正確的
至少就當時時代背景,光是要定義「有知識的婦女」這點我看你怎麼定義
無標題 無名 ID:1qspzlnE IP No.52894回報
>尤其是回到那個年代,全球對於女性與勞工權益,在法之規範上的相對鬆散與忽略
拜託,民間對勞工的剝削,跟政府明令是兩回事
民間企業騙勞工,上面是有政府能壓著民企去修正
但政府動用國家資源做這種事,那就不是民間剝削所能比的了

>問題是在於這種顧傭勞動條件,有沒有清楚地告知勞動者。
所以這要反問你了,日本有沒有明文規定內勤內容包括性工作?
現在很多證詞都說明剛開始以為是洗衣煮煮飯,並沒有認知到性工作
如果要說軍事內勤包括後勤,按照古希臘著名歷史學家色諾芬的長征記
隨隊的後勤,包括買賣軍隊需品,和娼妓,都不是軍隊的附屬
他們只是一批跟隨軍隊這批人的商業隊伍,想打炮,請付錢,大家照規則走
無標題 無名 ID:InT/fOXc IP No.52895回報

慰安婦~刺青
https://www.guancha.cn/history/2018_08_10_467619.shtml
像這篇漫畫描述的恐怖殘殺並不是單一個案,而是普遍性行為,
你跟我說這種國家級的殘暴行為跟831的軍妓制度能夠等同,
做人真的不能沒有人性!



0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